三分28计划网-三分28-硬件资讯
点击关闭

年薪俱乐部-高水平叙利亚球员都在附近的沙特等高水平联赛效力

王一博配音至尊宝

除了球員收入的價格超過自身的價值,高薪酬同樣也讓整個中超俱樂部的發展難以為繼。在歐洲,球員教練的薪水佔據俱樂部投入有一個紅線:60%左右,再激進的俱樂部也不會超過70%。相比之下,中超俱樂部的收入全部用在外援、本土球員的年薪上,佔比超過了85%,中超聯賽純粹淪為砸錢競賽,誰請得起大牌外援誰就成績好,所有球隊都忙於砸錢后的爭冠和保級等低水平眼前事務,至於事關長遠的青訓建設、文化打造、社區融入等,根本無暇顧及。

中國足球未來的發展,需要兼顧聯賽和國家隊水平的提高。起碼,日本、敘利亞鼓勵球員留洋的政策和做法,值得借鑒。即便如此,不少球迷和網友表示,中國足協限薪版本的稅前1000萬元頂級年薪,相比國足糟糕的成績,還是太高了,通過「限薪把國腳們逼得提升本領、留洋賺大錢,才能兼顧聯賽和國足的健康發展」。

限薪倒逼球員接軌留洋歐洲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期間,曾有日本球員表示,中國球員的工資太高了,但他們的真實水平「只值2萬英鎊的年薪」。日本J聯賽代表東京FC規劃部部長小林伸樹透露,日本J聯賽球員頂薪是300萬人民幣左右,但他們可以留洋增加收入,「工資能翻十倍呢!」正因為整個J聯賽薪酬體系科學規範,日本有潛質的年輕隊員都有夢想前往歐洲,一方面這是事業的提升,另一方面也能提高收入。

(編輯:姚凡)

在國足輸給敘利亞隊后,曾有媒體認為,敘利亞足球沒有青訓、沒有大量足球人口、沒有校園足球、沒有社區球場,為何還能戰勝投入巨大資金髮展足球運動的中國足球?很多人忽略了一點,敘利亞足球走的是和日本、韓國一樣的「留洋路線」。敘利亞國家隊中,有接近一半國腳效力于海外聯賽,其中不乏阿聯酋、沙特和卡塔爾這樣「高水平、高收入」的聯賽。

不過,南野辛苦奮鬥五年的收入,韋世豪在加盟恆大一年後就輕鬆實現了。除了圈內眾所周知的天價簽字費,有媒體稱韋世豪在恆大的年薪已達2000萬人民幣,如今他不肯去留洋也是人之常情。韋世豪自己也曾在媒體接受採訪時表示,「國內踢球錢太多了,哪裡還有留洋的夢想?」

曾經何時,廣州恆大用高投入、高產出的打法,掀起中國職業俱樂部的巔峰。世界頂級主帥里皮,孔卡、埃爾克森和穆里奇的前場三叉戟,搭配鄭智、孫祥、馮瀟霆和郜林等國內最出色的本土球員,「恆大實現中國國家隊化」,兩次衝上亞冠冠軍寶座。

最好的比較,是即將加盟利物浦的日本球員南野拓實和恆大球員韋世豪。2014年亞青賽,韋世豪梅開二度幫助中國隊戰勝了南野拓實領銜的日本隊,亞足聯甚至認為韋世豪的發展潛力大於南野拓實。在日本J聯賽大阪櫻花只有1000萬日元年薪(約合人民幣65萬元)的南野,2015賽季前往奧地利薩爾茲堡紅牛,年薪50萬歐元(300多萬人民幣)左右,依靠兩次迎戰利物浦的出色表現,即將加盟紅軍。未來,他的年薪有望達到300萬歐元(2000萬人民幣)。

一個更嚴重的後果是,太容易拿到的高薪,讓部分中國球員失去了基本的榮譽感。國足1比2輸給敘利亞后,敘利亞隊長薩利赫直言不諱地說,國足因環境太好而缺乏動力,隊內只有武磊比較有鬥志。國足輸給敘利亞,中國國腳普遍年薪千萬,敘利亞國腳年薪也就1萬到5萬元人民幣,這場落敗也證明只依靠金錢驅動的足球沒有靈魂,沒有內核驅動。

一度,中國足球的管理者以為恆大模式可以照搬到中國國家隊身上,於是縱容資本自虐,更把「中國國家隊的恆大化」作為靈丹妙藥。於是,恆大主帥里皮擔任了國足主帥,恆大的管理人員擔任國足主帥職務,恆大不計成本砸錢的模式也引入到國家隊。無奈,隨着國足此前不敵敘利亞,主帥里皮憤而撂挑子走人,徹底宣告「金元足球」根本無助於國足水平提高,「國家隊的恆大俱樂部化」徹底失敗。

12月17日訊 正在韓國進行的東亞杯足球賽,李鐵執教的國足選拔隊先是1-2不敵日本隊,再以0-1不敵韓國隊,最後一戰將和中國香港隊爭奪第三名。上海媒體《上海觀察》撰文稱,金元足球無助國家隊水平提高,年薪高阻礙聯賽和國足發展。

金元足球無助國家隊水平提高李鐵的執教很認真,隊員們也拼盡全力,但將士們的努力無法掩蓋現實:相比日本、韓國球員,我們的隊員能力有限,球隊整體技不如人,輸球在情理之中。

中國足球需要直面已沒資格談「恐日恐韓」的冷酷現實,但更該看到,眼下中國國家隊需要研究世預賽40強賽對手敘利亞隊,避免出現新的「恐敘症」。從長遠發展看,高薪低能的中國職業足球確實到了大面積限薪的時間節點,只有真正摒棄金元足球、尊重足球規律、擠掉足球泡沫,只有讓更多年輕球員延續留洋夢想,中國足球才可能在十年乃至二十年後有所進步。

敘利亞國內也有聯賽,但水平不太高,收入也一般,高水平敘利亞球員都在附近的沙特等高水平聯賽效力。敘利亞頭號球星赫里賓在2017年擊敗武磊拿到亞洲足球先生,敘利亞的前鋒索瑪同樣效力于沙特聯賽球隊,年薪達到300萬美元。敘利亞國腳在國內踢球,月薪還不到3000元人民幣,可一旦前往西亞的被海灣地區富裕國家球隊相中則可一步登天,「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年薪畸高阻礙聯賽和國足發展必須承認,過去10年廣州恆大給中國足球帶來了很多榮譽,也提振了中國職業足球發展的信心,更帶動了球事和產業的發展。每一個國腳如今能有年薪千萬的收入,離不開恆大當初引領風氣之先的大投入,恆大模式的正麵價值必須得到承認。

一個更需要正視的課題是,在當下中超聯賽畸形砸錢的背景下,中國球員實在掙錢太多了,也掙得太容易了,這樣的高收入只會進一步凸顯難以匹配夠的矛盾。相比日本、韓國聯賽的健康運營「逼年輕球員留洋歐洲」,中超年少多金的「溫水煮青蛙」環境,阻礙了中國本土年輕球員向更高水平的歐洲衝擊邁進。

只是,金元足球的弊端越發明顯,尤其在國家隊領域,俱樂部的日進斗金讓部分國腳們喪失為國征戰的榮譽感,極少數國腳在球場上散步、不拚命,極可能是因為懼怕受傷,回到俱樂部就拿不到天價獎金。與此同時,大部分中國球員雖然願意為國足拚命,但長期自身水平低水平和高收入之間的巨大差距,讓球員們習慣了相對安逸平緩的中超節奏,遇到高強度的國際比賽自然無法適應,想發力也無門,只能感慨技不如人。

今日关键词:北京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