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没有“超额完成任务”的中国男足在女排精神诞生至今-娱乐圈最新新闻-平潭新闻网
点击关闭

女排精神-几乎没有“超额完成任务”的中国男足在女排精神诞生至今

巩俐中国女排路透

反觀中國男足過去將近四十年屢次失敗,都有各種看似偶然的原因。但,這麼多偶然之下,也有必然,那就是不按規律辦事。

(編輯:李勝德)

將來女排在後郎平時期若要傳承女排精神,就要保持並發展郎平所帶來的改革碩果。對於男足來說,未來在後里皮時期,只有下決心徹底地職業化改革,才可能複製女排精神,在世界盃中「超額完成任務」。

這樣看來,幾乎沒有「超額完成任務」的中國男足在女排精神誕生至今,並沒有成功複製過一次女排精神。2001年的世界盃亞外賽,好不容易完成出線的任務了,但是卻在世界盃決賽圈一球未進,一分未得,沒有實現足協賽前定下的「進一球,平一場,贏一場」的任務。而那一次,算是中國男足最接近「超額完成任務」的一次。

那麼,中國男足為何在全國掀起的學習女排精神的時代背景下,耗費將近四十年,都學不好女排精神呢?

郎平率領球隊奪得世界盃,「女排精神」再次成為國人津津樂道的話題。女排精神無論內涵多麼豐富,有一個本質特徵就是「超額完成任務」。

10月9日訊 對於時下熱議的「學習女排精神」,上海媒體《東方體育日報》表示,中國足球只有下決心徹底地職業化改革,才可能複製女排精神。

如果將郎平做球員時稱為老女排,她做教練時期稱為新女排。那麼,老女排的精神源頭,其實是日本教練大松博文所提倡的「魔鬼式」訓練,也就是後來我們所說的拼搏精神。新女排的精神源頭,則是尊重運動規律的職業精神。不管是大松博文式的奮鬥,還是郎平排除相關體制內的干擾,建立的適合我國女排的現代管理體系,都有一個共性:符合運動規律。

1981年,中國女排第一次在日本奪得世界盃之後,一些生產單位的職工在給女排的賀信、賀電中就表示,「要學習女排精神,保證完成和超額完成任務」。這是女排精神誕生之初的含義,其實也是將近四十年來,女排精神的標誌。

無論是郎平還是里皮,他們都是體制外的人,他們只能對當下負責,一旦他們離開,他們帶來的改革或改變是否還能延續,這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現實。

在提倡拼搏的舉國體制下,中國男足不是拼得最狠的那個;在職業化進程中,中國男足又不是改革得最徹底的那一個。這樣的男足,如何指望能夠「超額完成任務」?即便是憑藉歸化球員,里皮有可能帶領中國男足有一些突破,但是只要職業化改革不徹底,這樣的突破如何能指望能夠持續?

今日关键词:杨惠妍全国奉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