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峰会威胁-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公开呼吁邀请俄罗斯重返G7恢复G8

中星18号工作异常

風起於青萍之末。特朗普上台執政讓鐵板一塊的西方陣營出現新的裂縫。從叫嚷着北約「過時」到鼓勵英國「脫歐」,從退出歐洲大力支持的氣候變化巴黎協定,到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並威脅制裁歐洲公司,從一言不合就發動貿易戰,到不打招呼就退出牽繫歐洲安全的《中導條約》,美國的種種做派讓歐洲人忐忑不安。

在美歐俄三角關係上,美歐疏遠必然帶來歐俄的走近。冷戰結束之前,北極熊的威脅一直是歐洲的夢魘,冷戰之時更是要仰仗美國的軍事保護。但如今,國力決定了俄羅斯不再對歐洲安全構成壓倒性威脅,歐洲需要俄羅斯在伊朗核問題、敘利亞問題等事關歐洲戰略利益的國際問題上的支持。更具戰術意義的是,拉攏俄羅斯可以制衡美國的盲動,這就是為何包括馬克龍在內的一些歐洲領導人與普京打得火熱的根源所在。

對俄羅斯來說,現階段沒有返回G7的迫切要求,美歐早日撤銷制裁才具實質意義。一方面,隨着G20的崛起,G7本身就已成雞肋;另一方面,要看西方提出的籌碼有多大。正因為如此,普京以及俄方一些高級官員表態模糊,話不說死。

2014年烏克蘭危機爆發后,美歐聯手把俄羅斯「開除」,G8縮減為G7。5年過去,恢復G8的呼聲又抬頭,分分合合之中藏有什麼玄機?

美對俄政策是分裂的,主要有兩個「司令部」:一個是特朗普本人,另一個是美國政界、情報圈和軍工企業組成的深暗勢力集團(deep-state)。儘管特朗普一個勁地說要改善美俄關係,但由於「通俄門」的嫌疑仍在,無法在實質上推動。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受到一貫反俄的深暗勢力集團的掣肘。目前看,以「反俄」為政治正確的深暗勢力集團主導了美對俄政策,特朗普嗓門再大也沒轍。

法國小城比亞里茨加強警戒迎G7峰會 攝影/記者 高靜

呼籲恢復G8背後的俄西風雲

冷戰結束之初,當時的俄羅斯領導人葉利欽把西方視作「天然盟友」,採取「回歸歐洲」政策,試圖以此換取西方的經濟援助,最終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西方則推行「歐洲融合」戰略,把向中東歐勢力範圍擴張作為政策的核心。歐盟和北約對俄採取了利誘與安撫的戰略手段,試圖把俄納入使之成為體系內的小夥伴。1998年西方把俄羅斯拉入了G7俱樂部,具有政治象徵意義。

然而甜蜜的時光總是短暫,最初的熱絡過後,俄羅斯與西方爭執不斷。北約咚咚不斷的東擴腳步聲讓莫斯科心煩意亂。2008年是俄西關係的分水嶺,8月8日打響俄格「五日戰爭」,這是冷戰後俄第一次對外使用武力行動,主要目的是「懲罰」格魯吉亞積極尋求加入北約的企圖。

回望歷史,普京執政一晃近20年,當年意氣風發的他如今雙鬢已現斑白,俄羅斯與美歐之間的冷暖涼熱,會隨着全球格局的演變而變化,且行且觀察吧。

在歐洲人看來,自上台以來便「奉行絕對現實主義」的特朗普政府正在拋棄大西洋主義和曾經親如一家的傳統盟友,推翻歐美長期遵守的遊戲規則。在美歐關係的天平上,「美國優先」意味着平衡打破,一方優先勢必導致另一方利益受損。法國《世界報》指出,特朗普政府給歐盟帶來「生存挑戰」。

當然,馬克龍還有自己的小心思。當下歐洲政壇,一代強人默克爾的政治生涯已經進入倒計時,英國被「脫歐」羈絆,唯有馬克龍有潛力能代表歐洲在國際舞台上縱橫捭闔。所以,馬克龍倡導俄羅斯重返G8也就不足為奇了。

再來看美俄關係,美國一直想方設法削減其戰略威脅與國際影響力。特朗普上台後一直口頭上上演着與普京總統「惺惺相惜」的大戲,但幾年來一直是口惠而實不至。邀請普京訪美至今依然是泡影,對俄制裁在繼續,美俄關係沒有實質性改善,甚至於因美國退出《中導條約》還有進一步惡化之趨勢。

向長河(國際問題學者)這個周末,一年一度的七國集團(G7)峰會在法國南部風景宜人的度假勝地比亞里茨舉行。峰會舉行之前,法國總統馬克龍高調邀請俄羅斯總統普京訪法,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公開呼籲邀請俄羅斯重返G7恢復G8。

新世紀之初,普京上台執政,一度延續葉利欽時代「倒向西方」的思路,與美國在反恐問題上達成「統一戰線」。小布殊曾與普京稱兄道弟。與歐洲,俄歐峰會曾提出發展全面關係的四個「統一空間」,即統一經濟空間,統一自由、安全和司法空間,統一外部安全空間和統一科教文化空間,可謂躊躇滿志。

回顧冷戰後的俄羅斯與西方關係,先後經歷了從「熱戀」到「爭吵」,最終「分手」並對立的過程,歷史的風雲變幻令人嗟嘆。

2014年的烏克蘭危機和克里米亞入俄是俄西關係的重大戰略轉折。一方面,俄的行動是對西方圍堵政策的一次全面戰略反擊;另一方面,烏克蘭危機讓安全問題自柏林牆倒塌后前所未有地再次進入歐洲人眼帘。美歐出台一系列制裁俄羅斯措施,至今仍在延續。

今日关键词:哪吒被指涉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