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售一款名为“紫蝴蝶”的外挂抢单软件-益阳新闻网-黑龙江新闻夜航
点击关闭

软件外挂-兜售一款名为“紫蝴蝶”的外挂抢单软件

第二次全面降准落地

「買家下載外掛軟件后,需要購買郭某提供的驗證碼才能激活使用。」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網安大隊大隊長王揚軍告訴記者,郭某一般以200-400元不等的價格對外銷售,半年時間獲利15萬元以上。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黃某,去年3月份以同樣的操作模式「入行」,目前已被警方核實的非法獲利達16.8萬元。目前,等待黃某、郭某的將是法律的嚴懲,而那些為了牟利購買外掛軟件使用的網約車司機,也將會面臨處罰。

查獲的作案工具。近日,南京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會同江寧分局,成功偵破一起重大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案,這些軟件主要提供網約車非法搶單,抓獲黃某、郭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38名,搗毀工作室和核心代理點21個,扣押作案電腦、手機90餘部,查控嫌疑人制卡、發卡平台網站6個,取締多款非法外掛APK軟件,搗毀整條黑色產業利益鏈。

經查,該軟件可實現幫助網約車車主隨意更改自身地理位置,並擁有選(高額)單權和優先搶單權,直接干擾該公司正常業務派單邏輯規則。「簡單說,祿口機場附近的預約單由於路程長利潤高,是司機青睞的『大單』,以往司機都是根據距離遠近手動搶單,而使用該軟件的人可通過更改自身定位,實現自動優先搶單。」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網安大隊辦案民警徐偉建告訴記者。

通訊員 寧公宣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梅建明接到報警>>一人在兜售外掛搶單軟件接到報警>>今年1月份,江寧公安分局接到滴滴網約車公司報警,稱一網名為「小白玉工作室」的人在某車主群內打廣告,兜售一款名為「紫蝴蝶」的外掛搶單軟件。接到報案后,南京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會同江寧分局成立專案組開展聯合調查。

製作外掛軟件,助網約車非法搶單

經審訊,黃某、郭某等人對製作、銷售外掛軟件的行為供認不諱。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偵辦之中。

警方抓捕>>一舉搗毀整條黑產利益鏈該軟件的鏈條源頭為32歲的湖南人黃某,黃某下屬一級代理商有河南的韓某、王某,南京的胥某等十餘人。其中胥某的下線就有100多人,都是網約車司機。胥某以80-120元的價格從黃某處「進貨」,轉手又以450-600元不等的價格銷售給下線。由於利潤豐厚,胥某最後不開車了,專門干起了倒買軟件的生意。

4月11日,專案組組織150餘名警力赴廣東東莞、湖南武岡等全國25個省市統一收網,抓獲軟件主要作者黃某、郭某,以及銷售代理商胥某等犯罪嫌疑人38名,主要犯罪成員均已到案。

為了追根溯源「斬草除根」,江寧分局網安大隊對「紫蝴蝶」外掛搶單軟件樣本進行分析,成功獲取該「紫蝴蝶」外掛程序後台服務器地址,並順線發現了名為「萬劍歸宗」、「終結者」、「車螞蟻」、「紅蜘蛛」4款同類網約車搶單軟件的服務器,以及制售激活軟件所需的卡密平台網站6個,並取得註冊司機激活卡密的數據近萬條,為明晰全國非法銷售代理層級提供了關鍵信息。

據介紹,目前市面上外掛搶單軟件較多,已嚴重影響網約車正常運營秩序。

作為受害者之一的滴滴公司稱,司機利用外掛軟件搶單的情況屬於擾亂滴滴平台秩序的行為,嚴重影響誠信守規司機的利益,一經核實將被平台永久封禁。據悉,該公司今年因作弊器已停止35208名違規司機的服務。

令人意外的是,多款非法搶單軟件,其主要操刀手竟然是一名中專畢業生,半年牟利15萬余元。另一款搶單軟件的幕後黑手,竟然也只有初中文憑,非法牟利近17萬元。

滴滴公司>>已停止35208名違規司機服務

警方抓获的一名嫌疑人。

據了解,1991年出生的郭某隻有中專文化水平,去年7月接觸到外掛軟件以後發現「商機」,通過從網上尋找槍手破解相關軟件程序、自學語言編程、註冊域名等手段,製作銷售「紅蜘蛛」等外掛軟件。

經過走訪調查,警方迅速明確「小白玉工作室」的真實身份為22歲的南京某網約車駕駛員胥某,並成功了解到「紫蝴蝶」外掛搶單軟件的鏈條關係。

「滴滴公司堅決打擊黑產,並擁有一支專業的反作弊團隊,通過構建檢測能力、大數據分析等技術識別作弊行為。幾年間,已打擊了近百款作弊器。2018年,滴滴公司通過和警方合作,抓捕黑產工具製作和售賣犯罪嫌疑人500餘名。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此次行動是打擊規模和成效最為顯著的一次。」滴滴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

不僅如此,警方通過相關分析,發現了兩名當前主流搶單外掛軟件的作者,其中一人正是「紫蝴蝶」的售賣源頭黃某,另外一人是四川人郭某。兩人通過微信群、QQ群、網頁廣告等方式大量招聘代理向全國銷售,各代理按層次加價銷售每款軟件至600餘元,涉案經濟利益鏈達200餘萬元。專案組圍繞作者進一步偵查,明確了「紅蜘蛛」、「萬劍歸宗」、「終結者」等搶單軟件的一級代理、25歲的孫某(男,25歲,遼寧人)。后經海量數據甄別比對,警方最終明確了以黃某、郭某為首的43名涉案人員的身份。

今日关键词:沙特油田被炸